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> 正文
新冠防控战场上的美丽身影
来源: 病毒所供稿 日期: 2020-2-7 作者:

编者按:

疫情就是命令,防控就是责任!

在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面前,疾控人没有退缩,义无返顾,用实际行动书写着自己的责任与担当。实验室检测更是疫情定性的一个关键环节,由于生物安全的要求,无法进入实验室拍摄,因此也无法用过多的画面展示他们工作的场景,但他们是这场战“疫“中最美丽的身影!

下面几篇小短文,是省疾控中心病毒实验室张蕾同志有感而发,记录身边的你、我、他,情真意切,感人肺腑!

_

01

_
_
_
 
 

万众一心的疾控人

 
 

2020年,庚子鼠年。一场瘟疫如影相随。

每个人从最初的蒙昧无知,到后来的惶惶不可终日,只是短短的几天时间而已。

有一群人,像勇士一样,却在人群中逆着风前行。他们需要去和瘟疫打仗,需要去帮助瘟疫中的病人,需要冲在最前线……

我,就是其中一员。我也不知道我是怎样的机缘巧合,进入疾控以后和许多的第一结下了不解之缘:第一例甲流确诊,第一例禽流感H7N9确诊,第一例新冠阳性病人的采样,全都出自我的手中。同事都送我了“小香手”的称号......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疫情开始没多久,我们病毒所就明显感到人手不够用的尴尬。所有人疲劳、焦虑,还有一些紧张。即使我这个上班十几年,大大小小疫情处理无数的“老香手”,也同样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惶恐。因为这场战役可能和2003年的SARS一样艰难,什么时候才能看见光明还未可知。

就在这种艰难时刻,单位好几个科室的同志争相报名来我们所支援,一下就让我感受到了疾控人的万众一心,在此时表现的淋漓尽致!因为担心实验室人员众多会出现混乱,所以有很多同志的请愿被我们婉拒了。听说好些同志都觉得很遗憾,我们其实心里也觉得过意不去。加入实验室战斗的同志,个个都是好样的。不管是年纪大的老师,还是新进的年轻同志,全都认认真真地每天坚守着自己的岗位。记得消毒所的张晓玲老师,担心每次实验结束后高压灭菌效果不好,一天内跑来观察了好几次灭菌效果,认真负责,恪尽职守!生物所所长刘东立老师,听说我们人手紧缺无法采样,问他能不能承担采样任务时,刘老师只有一个字:“行!”总务部的杨槊老师,时刻来实验室查看系统运转情况,一有问题就立刻帮我们解决,从无拖延。还有生物所和计免所来做实验室的几位年轻人,没有一个人提条件,没有一个人不服从安排。这样的绝对服从和异常配合,让我都有了可以号令天下的错觉!

大灾当前,除了同事们的配合,还有领导们的支持。从一开始确定疫情性质,单位各位领导就明确了要保障实验人员的吃住,让我们深切感受到了领导们对实验室人员的关心。其实每位领导也都忙得疲惫不堪,但是还是心系我们所有人,让人泪目。

在领导们的关心下,疫情一开始,办公室各位老师就不断给我们买各种好吃的:干的,稀的,甜的,咸的……早中午饭都可以在办公室解决,不管实验多晚,都可以吃到热乎的饭。办公室俨然比超市还丰富!每天在实验室很累,但是做完实验一进办公室就觉得好开心,因为办公室堆满了琳琅满目的好吃的,这对于吃货的我来说是多么大的安慰啊!单位的食堂也一直每天保证供应餐食,变着花样地给我们做饭,牛奶、点心一直都有……看着吴娟老师每天忙忙碌碌的身影,我们发自内心地感谢!

其实还有很多很多帮助过我们的同事,多到举不胜举。我都想写出来,但是感觉文字也不能表达我们所所有人对大家的感谢!大恩不言谢,因为我们都是疾控一家人,万众一心,我们终将战胜病魔!

 

 

_

02

_
_
_
 
 

疾控人是谁?

 
 

每当我跟陌生人说我在疾控中心工作的时候,大家都是一脸懵的。疾控中心?打狗针的地方吧?我也只好一脸讪笑,好,打狗针。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阻击战中,大家认识我们了吧,现在,应该不会再认为我们只是打狗针的地方了吧?在我们这支队伍里,有很多经验丰富,学识渊博的专家、教授,我们的余鹏博所长就是一位!

我记得刚进单位时,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他。余老师虽然身材短小精悍,但是真的是浓缩出来的精华!我一直愿意称呼他老师,因为我的分子生物学实验也是他最先教会我的。他是个思维活跃的人,总会有各种奇思妙想,所以在实验工作中创造力满满,也获得了许多荣誉。其实他是70后,但是早早地就已经破格取得了高级职称。在我们实验室,各种不会的问题都可以找他讨论,他都会和大家沟通交流。余老师也是个没什么架子的人,经常被我们调侃,也只是憨厚地笑笑。

这次疫情开始的很突然,余老师作为部门领导,第一时间安排了全所的值班事情,希望能够顶住第一轮病毒的冲击波。他身先士卒,把自己的班排在了过年的那几天,但其实他一天也没有休息。在大家忙于实验的时候,他便随时拎起采样箱去前线最危险的地方采样。不采样的时候,他的电话不断,地市疾控中心的同志不会的问题都要咨询他,因为在大家心目中,他就是权威,他说的就可以执行!实验室人员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他还要协调各种内务,常常待在办公室直到深夜。只有间或几次,我才知道,他还要回家给即将高考的女儿做饭。最忙的那几天,我看他的眼睛是肿的,眼皮是有点低垂的,疲劳的神情一看便知。可是,他因为离单位最近,所以有了事情,他仍然是第一个来单位的。很多次,有很多人打电话找他,我们都没有透露他的电话,因为实在不忍心在他休息的时候让无谓的事情去打扰他。除了做咨询顾问,他还要一直考虑给实验室做各种物资和技术储备,不断协调我们必需的防护用品,忙不胜忙…..

传染病监测是疫情的瞭望塔,我们就是塔台上的明灯!我们要保证及时地发现那些不轨的入侵者,我们还要想办法去消灭这些牛鬼蛇神!

_

03

_
_
_
 
 

疾控的骄傲---记王丽老师

 
 

2007年,我加入陕西省疾控中心工作啦!王丽老师是我进入疾控中心工作后的第一位领导。当时,她是病毒研究室的副主任,主要负责流感、出血热疾病。如何形容王老师呢?总让我们想起王熙凤。因为经常是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。离得老远就能听见王老师爽朗的笑声,然后,就会看见王老师笑眯眯地走进来。

她热情,认真,善良,勤奋。我在最初的工作中,从点点滴滴中都能感受到王老师的这些优点。她可以坐在我旁边,一字一句地帮我修改文件;她可以在我们实验室忙得不可开交时候伸出援手;即便她只是去中国疾控中心做份内的实验,也会认认真真地帮别人家的实验室打理一切琐碎……

2009年,病毒室刚刚独立出来,主要的工作人员寥寥无几。可是,甲流突然肆虐。就是只有五六个人七八条枪的病毒室毅然担起了抗击甲流的重任。王老师作为科室主任,对于处理各类疫情都是义不容辞,冲在前线。我记得那时候我们的实验条件很艰苦,每次大汗淋漓从实验室出来,都是王老师带着我们出去吃饭,自掏腰包。有时候晚上需要通宵加班,她也一直陪着我们,直到天亮。当我和她一起走在清晨五点钟的西安街道上时,我很庆幸有她的陪伴……

2020年,时隔十年,新型冠状病毒来势汹汹。我清楚地记得,1月23日,大年二十九。那天早上得知武汉已经封城。王老师本来那天早上就要回家看老母亲的,但是她说看我们很忙,还是晚点走,于是还是一大早来单位了。她一见到我,就非常严肃地跟我说:我决定不回家了!接着,她挨个给兄弟姐妹们打电话,要求他们都不准回家。我立刻感受到身为一名老疾控人的应急思维是多么专业,多么果决!没有一丝犹豫,没有一点磕绊。后来的每一天,她天天都来办公室,即使不能做实验,她还是认真帮我们处理各种繁琐的事情。时不时地,她会跟我说一下她发现的问题,让我注意。人都说:“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。”这话真的让我深切地体会到了!在单位征集去支援湖北的人员时,王老师说:“你们孩子都还小,我的孩子大了,所以我去!”原以为只有电视剧里才有的桥段,却在现实中把我感动地稀里哗啦!留下坚守西安的我们,更应该责无旁贷地去完成应急任务!

一场灾难,可以看清很多的人性:有的人退缩,有的人闪躲,有的人却毅然前行……患难见真情,也不过如此罢了。在这样艰难的时刻,我想对远在湖北的王丽老师说:“您永远是我的领导!您一直值得我学习!您也一直是疾控人的骄傲!注意保护好自己!回来咱们再去吃好吃的!”

 

 

认真与湖北潜江市疾控

工作人员进行实验检测任务

 

工作结束后脸上被压出

很多印记,这是光荣的勋章!

_

04

_
_
_
 
 

只是同事  胜似闺蜜

 
 

我和许晶是前后脚进入疾控工作的,那时候我们俩面对面坐着。因为年龄相仿,我们很快就成了一起外出觅食的吃货好组合。从脾气秉性,到做事习惯,我们俩相处地非常融洽。也是从08年开始,我们有了互送生日礼物的习惯。这个习惯一养成,就是十二年……

晶晶是我对她的爱称,她也爱称我“蕾蕾”。我们两个人在实验室里共同度过了许多时光,默契有加,互帮互助。我都怀疑上辈子我们俩是不是亲姐妹?晶晶是个善良、温顺、可爱的人,同时,对待工作她从来都是一丝不苟的。有时候我没有考虑到的问题,她都会善意地提醒我,甚至帮我做好。看到我有需要帮助的时候,她都会主动伸出援手,没有一点点犹豫。

2009年,甲流来了。实验室的主力就是我和晶晶。那是我们俩出了校门以后第一次应对那么大的疫情,心里忐忑不安。每次做实验前,我们俩都要互相打气,提醒对方不着急,慢慢做。记得第一例甲流确诊时候,那天我刚回到家就接到了王丽老师的电话,说可能是第一例陕西省的甲流。回到单位,已是晚上七八点。我和晶晶,带着标本,去了当时单位唯一一个所谓的超P2实验室。在漆黑的楼道里,只有我俩相互作伴。实验室的空调是坏的,我们俩还是穿了两层工作服,戴了三层手套,佩戴着护目镜。六月天,即使才刚刚热起来,这样的一身装备也是极其憋闷的。深夜的实验室,我俩一直督促对方勤换手套,不要加错样,不要紧张。这种患难与共的经历,一生难有几回……从实验室出来的时候,我们俩的衣服都已经湿透。但是我倒不觉得苦,因为有一位出色的战友陪着我!

2020年,十年的轮回,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强势来袭。所有人都措手不及,只有我们实验室的人知道,我们的心里其实一直都会绷着一根应急的弦,不管是不是太平盛世。晶晶现在身体状况一般,我一直不想安排她值班。但是人手真的是不够,晶晶从来没有提过要退出的要求。最初安排过年应急时,她就主动要求值班。疫情真的开始以后,她坚毅地穿上防护服,戴上N95,冲进了实验室。一入实验室深似海,没有三四个小时,出不来的。有时,可能得五六个小时之久。厚重的装备,没有阻拦晶晶的人品大爆发,透过玻璃,我给她拍下了最漂亮的一面!请记住我们疾控人最可爱的一面,请记住我们疾控人最无私的一面!他们其实也不过是平凡的人,是别人的妻子,小朋友的妈妈,还有爸妈怀里没有长大的乖宝宝!他们也会焦虑,也会紧张,但是,只要疫情来了,他们仍然会奋不顾身地拿起装备,学着父辈的样子,冲进战场!

我和晶晶共事十几年,竟然没有一起出过差,因为我们总是要留下一个人值守在岗位上。这是我俩一直的一个愿望,希望在不久的未来,我俩可以如愿以偿!

 

 

 

穿上军装的漂亮晶

 

刚采完样的美女!

 

】【打印】【关闭窗口